浅谈少先队文创产品开发的理念和方法 - 内容 - 徐汇教师网

浅谈少先队文创产品开发的理念和方法

作者(来源):上海市徐汇区青少年活动中心 陈弘    发布时间:2021-05-25

摘要:文创产品作为文化传播的媒介,所承载的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广受关注。少先队文创产品在各级少先队组织中表现出差异性,整体存在形式丰富种类繁多,但内涵不足影响力不够等问题。本研究认为少先队文创设计开发应坚持“以童为本,为童所用”“以文化化生活,以生活显文化”“以产品为‘展厅’,以‘展厅’聚人心”的理念,在开发方法上以队员为开发主体,通过“馆队”合作社会联合,充分讲好红色故事,既要让文创产品成为少先队文化的“展厅”,也要成为少先队员施展才能的“舞台”。

关键词少先队;文创产品;开发理念;方法

2021131日,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少先队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新时代的少先队工作做出了全面部署。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党中央名义下发的专门加强少先队工作的文件。《意见》指出要突出实践育人特色,推动新时代少先队社会化发展,提出要提升少先队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影响力,要求“研究制定少年儿童文化产品发展规划,大力扶持并持续推出主题鲜明、导向正确的图书、歌曲、影视剧等优秀少先队文化产品。”[1] 加强对少先队文化产品的研究,发挥其在社会宣传方面的作用,一直是少先队社会化发展的重要途径。近年来,故宫文创的走红,点燃了各领域进行文创的热情,借助文创产品,故宫博物院成功颠覆了人们对其固有的传统认知,极大的吸引了大众的关注,起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这也引发了笔者去思考如何借助文创产品,增进少先队员对少先队文化的认同和喜爱,增强少先队组织的社会影响力问题。

一、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开发现状

党的十八大以来,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了文化创新的价值和意义。受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影响,各领域也积极开发自己的文创产品,将文创产品作为探索自身文化建设的新路子。各级少先队组织也与时俱进,积极探索推出了形式丰富,种类多样的文化创意产品。

在全国和省市级层面少先队文创产品成果来看,其形式具有很强专业性、其功能定位主要聚焦于“宣传”功能。如全国少工委,近年来推出了非常丰富的少先队文化产品。针对少先队员推出的脍炙人口少儿歌曲《生长吧》《小小追梦人》《红领巾相约中国梦》等;学习习爷爷寄语系列海报;《少先队改革方案》《党的十九大》《全国第八次少代会》等文件会议少先队员版宣讲图文;《习爷爷和我们在一起》《致敬红领巾》《清明祭英烈——你好吗?》《入队第一课》视频等。此外,在省市级层面也积极利用一些重要节庆推出专业性强,聚焦“宣传”功能的文化产品。如2019年上海在召开第八次市少代会也推出了《走进少代会》宣传视频,在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庆祝中国少年先锋队建队70周年,在少先队上海市工作委员会指导下,中国福利会儿童教育电视制作中心拍摄了微电影《当我入队时》;共青团浙江省委、浙江省少工委联合策划打造了浙江省少先队队史动漫片《星星火炬耀70》等文化产品。

相比全国、省市级层面而言,在区、校级层面的少先队文创产品除用于“宣传”外,则更讲究“实用性”。如在各区级少先队卡通形象设计,以及以这些卡通形象为基础衍生出的微信表情包、环保袋、钥匙圈、笔记本等一系列衍生文创产品。因此,从区级层面来看,这些文创产品更多的是只注重实用性,同时也更具各区特色和个性。在校级层面来看,根据笔者参观走访学校经验,当前校外文创产品的数量和种类比较丰富,且多以学习用品、纪念品等产品形式呈现,如有些学校推出的象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五角星徽章,学习先锋榜样的原创明信片,爱心义卖的产品,垃圾分类、文明交通等小手拉大手活动的微电影,还有包含火炬章、小蜜蜂特色章的争章手册等。但相对校园文化而言,少先队文化元素在校外文创产品中的占比很低,很少见到那个学校有专门的少先队文创产品。

综上所述,当前少先队文创产品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在各级少先队组织中存在明显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宣传功能突出,实践育人功能不足;对少先队文化内涵挖掘不深,存在加单将移植、拼贴等同于“文创”的 “伪文创”现象。一定程度上削弱和窄化了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功能。因此,全面深刻的理解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内涵,掌握其开发的理念和方法,是目前少先队文化建设中亟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二、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内涵

文创产品在少先队领域尚属于一个比较新的事物,将其作为对象进行研究还比较匮乏。因此,理清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内涵,对其概念进行深度解析,有助于更好的认清少先队文创产品的价值和意义,进而也有利于探讨如何开发少先队文创产品。

对于“文创产品”的概念,目前研究者有着不同的界定,但是其内涵和意义基本趋于一致。本研究选取项李等人对文创产品概念的理解,他们认为文创产品指基于抽象文化的符号意义、美学特征、人文精神,经过创新思考对其解读和重构,将文化内容创意地转化为具象的设计语言,并与现代科学技术、产品工艺相结合,形成一种具有审美价值、使用价值、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高附加值产品。[2]简单来讲,文创产品=文化+创意+产品。因此对少先队文创产品内涵的解读可以从 “文化、创意、产品”三个构成要素展开。

(一)文化要素

“文化性”是文创产品区别于普通工业产品的关键,文创产品设计实践也表现为对文化内涵厚度的追求。少先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创建的少年儿童群团组织,少先队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决定了在少先队文创产品开发中,少先队的政治文化要素不可或缺。少先队本身具有的以红领巾、队徽、队旗、队礼仪、鼓号队等礼仪符号,以及呼号、誓词、三句名言、少先队历史故事等精神符号,为表征的政治文化要素是少先队文创产品区别于其他一般文创产品最显著的特征,同时,凸显少先队政治文化特色也是少先队文创产品的核心价值所在。

(二)创意要素

创意是评价文创产品的重要标准,而评价少先队文创产品是否具有创意,就是指在队文化与产品两个要素间能否进行创造性的融合。一方面在已有一般性产品的基础上,通过形式的更新、功能的重塑等方式赋予其新的形态性能;另一方面则是以文化内容本身为蓝本经过创意过程借助现代化技术手段,将文化要素呈现与视觉化产品中。

(三)产品要素

产品是指能够供满足人们某种需求,供人们使用和消费的任何有形物品或无形的服务、组织、观念或他们的组合。产品要素是文创产品中文化、创意的承载体,在设计开发中产品需要始终秉承 “以童为本”,明确产品的使用对象和用途,无论在形式上或是功能上都要尽量满足使用对象的实际需求。

由此可知,少先队文创产品就是指基于少先队政治文化元素,经过创意转化,而形成以童为本的具有一定高附加值的产品。少先队文创产品只有把上述三个要素有机结合,才能构成少先队文创产品完整的内涵,同时,三个要素也是检验少先队文创产品质量高低的标准。

三、少先队文创产品的设计理念

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担任院长7年间让故宫博物院重新焕发生命的活力,泡制心法总结有三:其一,不是简单复制的藏品,要研究今天人们需要的信息和生活需求;其二,挖掘藏品内涵,寻找与今天社会生活的对接点,用文化影响人们生活;其三,不断追踪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追寻无限远的传播能力。[3]以此为根基,本文提出了在少先队文创产品设计“三大”理念。

(一)以童文本,为童所用

以“用户为中心”是工业产品设计的重要原则,同样在文创产品的设计中适用。对于少先队文创产品而言,其“用户”主要以少先队员为主。因此,在设计开发中应当“以童为本,为童所用”。而研究队员的需求和喜好是少先队文创产品开发设计中第一步,也是后续设计开发的基础。

(二)以文化美生活,以生活显文化

文化来源于生活也应服务与生活。少先队文创产品的设计要找到文化与队员生活的对接点,赋予文化生活化的意义,同时在生活中彰显文化的内涵。如博物馆文创产品中的一些家具用品、服饰等生活用品就是遵循了这一理念,还有近期许多场馆推出的“网红”雪糕,则进一步将文化生活化的体现。而在少先队文创产品中,微信表情包就是一款很好的体现少先队文化融入队员日常生活化的产品。

(三)以产品为“展厅”,以“展厅”聚人心

将少先队的文创产品打造成少先队文化的“展厅”,通过这些产品让少先队文化“亮”起来、“潮”起来、“红”起来,不仅让文创产品成为少先队的“宣传片”,吸引社会上的各界人士来了解少先队、走进少先队。更要让文创产品成为凝聚人心的“磁力贴”,增强队员乃至社会各级对少先队组织的好感度,更好的推动少先队社会化发展。

四、少先队文创产品研发的方法

(一)让队员成为文创产品的设计开发者

“组织教育、自主教育、实践活动”是少先队教育区别于其他一般教育形式的少先队员是少先队组织的主人,是少先队文化的传承者、发扬者、创造者。即要让文创产品成为少先队文化传播的载体,也要让其成为队员施展才能的舞台。如,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契机,长宁少先队向全区队员发出了党史游戏棋牌作品征集活动;面向少先队员开展的国潮文创设计大赛等活动,都是将队员作为文创产品的设计开发者,进一步发挥了文创产品在开发过程中的实践育人作用。

(二)加强“馆队”合作,巧用社会力量

在我国关于文创产品的研究中走在前沿的是博物馆领域。目前博物馆文创产业正处于从产品经济向产业经济深度转型阶段,学界也在经济、价值、文化、心理等领域保持持续关注。[4]在文创产品开发方面,博物馆有着丰富的经验,因此联合博物馆借助“馆队”合作,实现少先队文创产品的深度发展是其可寻求的现实路径之一。此外,通过联合专家学者、青年文创团队,共同开发少先队文创产品,实现社会多方力量的联合,是少先队文创产品走向深层次专业化发展的重要法宝。

(三)讲好红色故事, 挖掘更鲜活的队文化

有研究者认为“相对于一般产品而言,文创产品的核心在于具有故事性和文化认同感。”[5]故事是人类对自身历史的一种记忆,通过故事记忆的形式,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被悄无声息的传播。因此,在少先队文创产品的研发中充分利用少先队各种文化符号外,挖掘少先队历史中与少年儿童有关的历史事件、少年英雄人物,讲好红色故事,让更多鲜活的队文化成为少先队文创产品的源泉。

少先队文创产品的开发与研究才刚刚起步,还有巨大的空间值得我们去研究。在少先队文创产品的设计与传播中,弘扬少先队文化,聚焦政治启蒙与价值观塑造主责主业,让文创产品发挥更大的教育价值,推进传承红色基因和培育时代新人的融合共生,让星星火炬更加闪亮。

参考文献:

   [1]王新. 青少年教育文创产品研发实践探讨[N]. 中国文物报,2021-05-04(006).

   [2] 黄静妮.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研究现状综述[J].工业设计研究,2021(04):33-36.

   [3] 项李,王强.基于怀旧情感的越剧文创产品设计研究[J].包装工程,2021,3(6):314-320.

[4]张滨.馆校合作模式下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研究[J].收藏与投资,2021,12(03):122-124.

[5]程辉.国内文创产品设计方法研究综述[J/OL].包装工程:1-11[2021-05-24].http://kns.cnki.net/kcms/detail/50.1094.tb.20210428.1824.018.html.

   [6]李慧.运用时尚元素丰富少先队文化的探索[J].少先队研究,2019(02):33-34.

   [7] 王柳庄,胡好.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开发的观念与方法[J].设计,2018(11):84-86.

[8]申冰.基于青少年群体特征的文创产品设计研究——以洛阳博物馆为例[J].工业设计,2018(02):27-28.



[1] 新华社.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少先队工作的意见[EB/OL].( 2021-02-03)[2021-05-22].http://www.gov.cn/zhengce/2021-02/03/content_5584656.htm.

[2] 项李,王强.基于怀旧情感的越剧文创产品设计研究[J].包装工程,2021,3(6):314-320.

[3] 洛阳礼物研究院.文创产品=文化+创新+产品,完美治愈你的“小确丧”.[EB/OL] .( 2018-06-12)[2021-05-23]. https://www.sohu.com/a/235425574_764824.

[4] 黄静妮.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研究现状综述[J].工业设计研究,2021(04):33-36.

[5] 王柳庄,胡好.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开发的观念与方法[J].设计,2018(11):84-86.